您的位置: 保山资讯网 > 科技

紧信贷或相机而动

发布时间:2019-10-16 17:13:41

紧信贷或相机而动

在管理层要按季调控信贷额度的背景下,1月份人民币新增贷款创出了8036亿元的新高,这让人们不禁猜测央行是否会出台新的紧缩政策。另一方面,考虑到国际国内经济形势的一些新变化,“紧信贷”政策又面临诸多挑战。

专家预计,目前来看,“紧信贷”政策方向不会明显变化,但具体目标和措施在上半年将面临明显挑战,不排除“相机而动”。

在1月新增贷款中,中长期贷款增速反弹明显。中长期贷款同比增速去年12月一度降至23.5%,今年1月反弹至24.2%。由于中长期贷款更具趋势意义,这可能意味着“紧信贷”政策在1月并没有得到有效实现。

这一变化也预示了“紧信贷”政策面临诸多挑战:

首先,信贷规模和节奏的目标计划可能不得不改变。根据管理层的调控目标,今年新增信贷额度与去年持平,约3.63万亿元,一季度投放不超过全年指标的35%,即1.27万亿元。而1月份已占去一季度额度的63%。如果要使信贷平稳增长,一季度信贷控制目标可能很难实现。

此外,2、3月将是南方受灾地区灾后重建的主要时期,监管部门也已经要求金融机构优先安排信贷资金满足灾后重建需要,可以预计,这些地区未来几个月的信贷增速难以大幅下降。

这些因素都表明,一季度甚至全年的信贷额度和比例可能不得不做出调整。

其次,是否应继续实施以行政指令为主的信贷调控措施,值得反思。

一般来看,1月新增贷款大增的原因主要有:去年积压个月的信贷投放在今年1月集中释放;很多银行担心今年下半年管理层再次对信贷投放实施行政“限行”,因此抢在年初加紧放贷;春节资金需求量大,资金面比较宽松,银行趁机放贷;历史上一季度信贷增长一贯较多等。

分析人士认为,除去季节性因素,行政调控及预期是1月信贷猛增的重要诱因。而行政调控具有见效快、一刀切、易反弹的特点,容易造成大起大落。未来几个月“紧信贷”是否继续依靠行政调控来实施,值得反思。

专家建议,应加大数量型工具的使用力度,可以上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大力收紧可贷资金;可以参考新股发行和资金面的阶段性情况,发行较长期限央票;发行定向央票等。

但也有分析师认为,面对1月份新增信贷大增、通胀水平高企及1月顺差数据高于预期的局面,监管部门短期内难以拿出其他有效抑制措施,对信贷的行政调控可能更趋严厉。

再次,“紧信贷”政策应考虑国际国内的经济形势变化,根据新变化做出相应调整。

在实施数月的“紧信贷”政策影响下,去年底就有部分地区中小企业面临资金“断流”的威胁,导致经营困难,部分中小银行也出现了流动性紧缺问题。

同时,次贷危机也给中国经济增长带来越来越大的不确定性。美国经济增速从去年三季度的4.9%陡降至四季度的0.6%,专家预计,未来不排除出现零增长的可能。而从去年四季度开始,中国对美出口明显下降,今年1月中美双边贸易同比增速为12.2%,低于去年全年近3个百分点。美国经济增长下滑可能会使中国经济增长自动“降温”。

央行上海总部日前就提出,“要全面理解从紧货币政策的内涵,把贷款规模控制和支持经济发展有机结合起来”。专家表示,监管部门有可能依据经济形势的新变化,从信贷投向着手,部分行业的信贷政策逐渐开始放宽。

微信小程序开发程序
微店商城怎么开
怎样打开微信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