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保山资讯网 > 历史

送葬诗歌 第二百一十九章 迅行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7:26

送葬诗歌 第二百一十九章 迅行

事实证明,当眼前生的事情太过脱常识的时候,比起惊叹,人们往往会选择将其当做事实加以认知。

就好像重力呈现九十度的歪斜一般,吊臂最前方的钩爪此时深深嵌入了岩石巨像身上,一块缓缓上升的土石正拉着它持续向上移动。柯特与莉琪两人紧紧抓住了绳索,正在巨像的腿部向上攀登。

也许应该説是乘势而为吧——爆破在巨像身上撕开了一个巨大的伤口,为了填补这些伤痕,控制巨像的法术士只好让它吸收周围的土石来进行修补。在那巨大构造的下方是蓬松的草皮与散碎的土石,本应固定于大地上的它们仿佛化作了流体,一diǎndiǎn化作那个伫立于地上巨兽的血肉。

为了应对这一情况,柯特决定的“随机应变”方案则更让人无言以对。他打算使用先遣运输车的辅助吊臂作为攀登工具,让己方登上岩石巨像最上方的控制台,直接突击控制石像的法术士。

贝亚特已经不知道应该如何评判柯特的计划,如果説先前的方案只是有些让人意外,那么这个对策简直越了常人的想象。眼前的巨人几乎呈九十度屹立于大地之上,没有受过训练的人绝对无法在峭壁上攀登。

虽然説先遣运输车前方安置着一台类似起重机的装置,能够在经过固定之后将尽可能轻量化的车辆吊上陡峭的地形。但是这个车辆能够攀登的“陡峭地形”,似乎并不包括过九十度的岩壁。

“别摆着这样的脸好不好。我就算是真的疯了,也不会打算把整个车子吊到那个大块头最上面。”柯特满不在乎的摊开了双手,脸上依然是充满余裕的微笑。“作为主要突击主力的只有我们两个而已。”

他用拇指指了指自己,随后又指向莉琪。直到这时,贝亚特才注意到那个少女不知何时已经窜到了先遣运输车的前盖上。就在她的手中,原本固定在车头部分的钩爪以及之后连接的工具被粗暴的拆了下来。

犹如猛禽一般的金属钩爪被她向链锤一般甩动,紧连着后方金属架的缆线已经被整个拆了下来,在少女随意的编织之下化作了握柄一样的存在。短短十几秒间,用于承载车辆的机械就化作了简易的攀登装置。

既然已经决定了行动方案。那就赶快开始行动——虽然少女没有説一个字,但是她黑洞洞的眼神无疑在述説着自己的意愿。大概是因为之前的爆炸并没有如她意愿一般展,因此她才急于在下一次行动中挽回自己的颜面。

有可能是出于法术士的自尊心。这个少女总是摆出一副骄傲的态度——贝亚特觉得这正是她将自己的成败看得极其重要的原因。就算没有人和她竞争,她也总是想将自己接受的工作做到满意的程度。

也许正是因为心中存在这种骄傲,她才总会遭遇各种莫名其妙的意料之外,让她的计划没有办法按构想中的方向展。贝亚特感觉柯特和少女的计划实在有太大的风险。就像之前的计划一样。会因为“意外”而难以为继。

但是……

“很抱歉,已经没有让我们犹豫的时间了。但果是稍有城府的人,大概已经料到炸弹只起到牵制动作的效果了。”柯特摊开了双手,“总而言之,先我们先想办法冲到那个巨像上,从内部给真视之眼造成混乱再説。”

所以要分开行动,在对方完全修复好岩石巨像之前,争取到做出决定性一击的机会——柯特继续説道。

“这……可是——”

“以现在的情况。他们修复石像大概需要两刻的时间,这是最好的机会我们偷偷潜入制造混乱。贝亚特你们就去乘着这个时间让机动部队的人去调来能够攻破它防御的重火力,你看怎么样?”

贝亚特刚要反驳,却被柯特打断了。

就算到了此时,他也依然抄着那一口轻佻的语气説道:“他们还不知道在这里有我们这些人的存在——为了修复石像集中的魔力就是最好的掩护,我们可以大肆挥霍魔力在潜入的方向而且不被现。”

就在説出这些话的瞬间,柯特迅的冲出了先遣运输车的车厢,与此同时,莉琪也将积攒了大量魔力的钩爪甩向一块足够坚硬的岩石。説时迟那时快,当贝亚特反应过来是时候,两人已经被吊上巨像的腿部了。

“接下来就拜托你们了——”

柯特説话的声音渐行渐远,最终被拖出了长长的尾音。他那裹在黑衣中的身影犹如展开翅膀的乌鸦一般,逐渐化作一团远去的暗影。

“有时候我真搞不明白,莱恩斯特先生究竟有没有把自己的命当一回事过。”看着几乎完全融入黑暗的两人,贝亚特轻轻叹了口气,“还有那个奇怪的少女……他们两个人的想法实在让人看不明白。”

他觉得自己确实有必要改变对柯特的认识,就算曾经在一些场合共同工作过一段时间,贝亚特依然不敢説自己看透了柯特。这个奇怪佣兵的思维模式太过常了,甚至有些过了“常识”的范畴。

就算是站在相似的位置上,但是在价值观和伦理观上却和他似是而非。有时,他甚至觉得自己完全猜不透柯特到底在想些什么……这个看起来靠谱的佣兵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提出怪诞的想法。

如同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树叶,人类也几乎没有办法相互理解——就算是亲密无间的人也是如此。个人的经历构筑出一个人的自我意识,正因为这无法彻底重复的过程,才会铸造出与众不同的个人特质。

“这不是很好么?”

来自军方的士官diǎn燃了一只香烟,在柯特与莉琪登上巨像身躯的时候,他们的工作就已经宣告结束了:“有为了工作不在乎自己生死的佣兵存在,这个城市的基础结构才会变得更加的稳固啊。”

只要这种力量是受到控制,并且属于我们这一边的就好——他并没有説出心中所想的这句话,只是叹息般的吐出了一口烟圈。佣兵管理处是隶属市政厅的机构,柯特的相关情报也早已告知军方。

只不过那些“情报”中并没有对他的力量给予很高的评判——他只不过是一个普通水准以上的铁级佣兵而已。

士官深吸一口气,任凭烟草的味道在体内扩散。以目前看到的事实进行判断,他认为有必要适当改变一下对他的评价了——至少这个名为柯特?莱恩斯特的佣兵,其行动力要比普通铁级高太多

虽然,作为他的“朋友”可能会比作为“敌人”要好太多——但若没有办法加以控制,那就必须时刻注意他的行动。就算情报显示他值得信任,很可能也只是因为现在他们之间的利益是一致的。

“如果就靠着一大一小两个普通市民就把这个土石怪物搞定的话,我们这些城市的守护者也太不像样子了。如果不想让他们两个家伙把这diǎn‘功劳’全占走,我们最好现在就和基地进行联络。”

半开玩笑似的説法,但是那口气却不像在乎那一丁diǎn“功劳”的样子。聆听着士官沉重的话语,贝亚特重新感受到了紧张感——确实,柯特和少女的力量可能比普通人更强,但只靠他们的力量,负担可能太重了。

不知道自己被别人担心着,柯特此时正敏捷的向巨像的上方攀登着,其动作值敏捷,甚至会让人产生他是生活在岩壁上的生物般的错觉。

“如何,有头绪了么?”

他巧妙的借助了土石被法术控制产生的力量,任凭自己的身体被飞的向上拉去。尽管立足diǎn会飞快的消失,但他总能恰到好处的找到下一个目标,在它消失之前,他往往已经到达下一个立足diǎn了。

“哼,稍微有些麻烦,这个防护结构有些奇怪。”紧随在他身后的莉琪如此説道,同时用法术控制着自己向上爬升的方向,“虽然説内部会因为施法者的意愿而变化,但是岩石魔像基本构造还是那样的才对……”

莉琪攀登的动作相比柯特显得僵硬不少,但是在法术的辅助之下,她向上前进的过程中也没有受到太大的阻碍。

经过刚才的爆破后,莉琪注意到只是破坏巨像的外部结构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它具备吞噬土石进行恢复的能力。如果不击溃其动力核心,那么操纵着巨人的法术士可以无数次的将其恢复。

“考虑到这巨像惊人的体积,能够放置作为核心的魔力炉的安全地diǎn也只有一处。”莉琪随手比划了几下巨人的构造,“也就是説,整个法术的魔力中心大概就集中在那里——最dǐng部的控制台附近。”

魔力中心,这是供给巨像能量的魔力炉所在,想要彻底将其摧毁,那便只有断绝彼处涌出的魔力。

柯特心中隐约有一种不安的预感在浮现,这个巨像给他的感觉相当糟糕。虽然目前还无法确定真视之眼的目的,但是让这个巨人前往城市的方向,他们绝不会只是想要对卡特里斯城进行物理上的破坏。

一分钟也好,他都想要快diǎn赶到目的地。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

...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收费如何
成都恒博医院电话预约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收费贵么
成都恒博医院预约电话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手术价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